陳興動:2019年央行將采取寬松貨幣政策 減稅降費力度加大

“2019年中國將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但肯定不是大水漫灌”,法國巴黎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陳興動表示,在市場有需求的情況下,央行可能會堅決提供充足的流動性,同時想盡一起辦法將資金傳導至實體經濟。

相應的,2019年減稅降費的力度可能會超過2018年,主要可能體現在企業所得稅下調、關稅繼續向更低方向調整、社保繳費普遍下調,及從非稅收入調整等。他認為,中國赤字率將會有所上升,預計2019年和2020年分別提升至2.6%和2.93%。

對于2019年中國經濟,陳興動提出需要關注兩大問題,一是房地產衍生出來的金融風險;二是地方債務問題可能進一步凸顯。就目前來看,他認為新動能暫時仍不能完全替代舊動能,需要尋找其中的制度短板。

而關于2019年樓市調控政策走向,陳興動表示,地方政府在2019年由于面臨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趨于加大的壓力,可能會放松甚至取消樓市行政控制政策,如限購限售限價被放松、被取消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陳興動還稱,2019年在美元高估可能會有所調整修正的情況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預計將會在6.85的上下波動。

以下為對話實錄

 

法國巴黎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陳興動

財經網:您怎么看待中國宏觀經濟未來三年走勢?您覺得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到了怎樣的階段,新動能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替代舊動能?

陳興動:經濟增長基本上保持在按官方給定的數據范圍內,2018年至2020年三年GDP增速將分別是6.6%、6.2%、6.0%。從宏觀角度來講,我認為中國經濟的底部應該在2020年。目前來看,新動能暫時還不能完全替代舊動能,需要找到制度短板,否則很多動能爆發不出來。但總體而言,創新領域有持續性進步。

財經網:針對2019年中國整體經濟形勢,您覺得需要關注那些問題?

陳興動:一是,房地產在2018年表現的比大家預期要好,但房地產領域衍生了大規模的房地產金融,市場很多購房需求變成投資需求;二是,地方政府大多通過借貸來完成基礎設施建設,但由于項目收益較低,在進一步加大基礎設施建設的情況下,地方政府承擔的負擔就進一步凸顯。

財經網:近期關于財政赤字率的討論較多,有觀點認為2019年財政赤字率不必死守3%紅線,您怎么看?您覺得積極的財政政策還可以從哪些方面下手?

陳興動:2019年中國赤字率不能太高,一般性預算赤字率沒有必要突破3%,個人預測2019年大概率至2.6%,2020年達到2.93%。在3%或2.9%水平就能夠使得中國預算赤字從2018年的1.38萬億增加到2019年大概2萬億2 .8萬億水平,這對經濟有相當大的刺激作用。

2019年減費減稅力度可能超過2018年,企業所得稅存在下調空間,因為中國企業所得稅現在比較高為25%,關稅2019年會繼續調整,目前整體關稅率為6.7%,往更低方向調整是可能的。社保繳費肯定會普遍下調。另外,可以從非稅收入調整方面下手。

財經網:您怎么看待2019年中國貨幣政策走勢?

陳興動:2019年將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但肯定不是大水漫灌,在市場有需求的情況下,央行可能會堅決提供充足的流動性,然后想盡一些辦法幫助貨幣傳導到實體經濟中。要注意的是,寬松的貨幣政策需要考慮到跨市場影響,不能太過寬松,要達到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相結合起來,如果不顧外部均衡,人民幣匯率就存在貶值壓力。

財經網:“三大攻堅戰”而言,您覺得進展如何?“去杠桿”進行到怎樣的階段?

陳興動:“三大攻堅戰”是基于三年時間的前提,現在提出“六個”穩定,從這個角度來說,“三大攻堅戰”進程可能往后延,或者需要結合改革做出進一步修正。

2018年去杠桿主要集中在金融去杠桿,一直以來,統計內信貸和統計外信貸構成對經濟增長的整體推動,特別是統計外信貸滿足了許多中小型民營企業需求,但通過整頓統計外信貸收縮的非常厲害,導致私營企業杠桿率下降太快,未來需要改變的是國有企業去杠桿。在寬松貨幣政策之下,未來杠桿率仍有可能提升,而且也有必要提升。但貨幣政策不應采取2008和2009年 “大水漫灌”的形式,寬松貨幣政策要與補短板,提高經濟質量相結合。

財經網:您覺得2019年樓市調控情形如何,是否會放松?

陳興動:地方政府仍把房地產作為支柱產業和財政來源,不愿意做過量控制,想讓房地產價格不降來增加房地產交易量,通過賣地得到政府性基金,支持地方鐵公雞項目建設。部分地方可能會放松甚至取消行政控制政策,如限購限售限價被放松、被取消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但房地產經過幾輪泡沫,使得房價大大超出現在發展所應該達到的水平,現在也應該讓房地產過渡到更加正常的增長階段。所以政策要保持房地產價格的穩定。觀察來看,2015年3.30政策是令人后悔的寬松政策,這種路以后不能再走。

房地產投資在2019年會保持在低速增長,主要取決于三個因素,一是開發商有沒有土地儲備?二是開發商有沒有錢?三是有沒有人買房子?目前看來,開發商有大規模土地儲備;房企融資環境有所改進,2019年投融資環境要好很多;三四線城市難以看到需求增長,一二線城市需求繼續存在,但2019年會加緊推進1億農民工市民化,需求存在大規模向上的機會。

財經網:關于2019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您怎么看?

陳興動:美元高估的情況2019年可能會有所調整,美國也認為自己現在貨幣幣值太高,2019年美元高估狀態會得到一定修正。2019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會在6.85的上下波動。

財經網:有觀點認為2-3年后美國減稅邊際效應趨弱,美國經濟難以維持現狀,您怎們看?

陳興動: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毫無疑問和前期貨幣政策及特朗普減稅相關。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會較大規模下滑,主要有幾個原因:一是,這一輪財政政策效應到2019年基本消失,由于美國兩院出現分裂,依托新一輪更加寬松的財政政策和新一輪減稅政策的可能基本為零;二是,金融條件收緊,目前來看2019年美聯儲預期有兩次加息可能; 三是,菲利普斯曲線蘇醒,工資水平開始實質性上漲,2019年美國通脹率應該有所上升;四是,貿易摩擦,開始逐漸的對美國消費和生產產生直接沖擊。

財經網:對于市場呼聲較大的科創板和注冊制,您的態度如何?您覺得對股市影響有多大?請您預測一下2019年A股走勢?

陳興動:我是支持科創板的,科創板出來走向注冊制,給其他非科創板上市創造經驗,同時培養中國投資者對科創的新概念,但也擔心中國投資者將科創板純粹當成投機性工具,所以它的穩定性有待觀察。上市公司注冊制進展非?;郝?,可見推出來比較難,需要靠改革和試點積累經驗,然后逐步推廣推開。

談到A股走勢,主要取決于三個因素,一是中國經濟增長,即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目前看來整體盈利能力不會太強;二就是上市公司股票市值重估,A股市場股票市值目前整體被低估,如何能夠讓股票市值得到重估則取決于投資者對中國的經濟未來信心,取決于中國下一輪開放和改革;三是要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更多讓市場投資力量去解決。至于說政策方面,2019年政策肯定是寬松的,如資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