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科大雷鼎鳴: 香港面臨半個世紀來最大?;?,沖擊港元注定徒勞無功

“毫無疑問,最近社會的暴力事件,是大半個世紀以來香港社會出現的最大?;??!畢愀劭萍即笱Ь醚登跋抵魅衛錐γ誚郵?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感嘆。他認為,這將對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帶來十分負面的影響,“香港人遵紀守法的形象被破壞了,損失是難以彌補的?!?nbsp;

2018年,港交所全年IPO上市數量和籌資額雙冠全球,風光無限。然而,時隔一年后,企業來港上市的熱潮卻疾速退去。今年8月僅有1家公司在港上市,相比之下,7月則有17家公司上市。從二級市場來看,港股交投近月來已經銳減,7月證券市場日均成交額僅錄得687億港元,同比下跌23%。

一直以來,香港扮演東西方“聯系人”的角色,培養國際視野對于香港本地大學生十分必要。然而,雷鼎鳴指出,一些海外大學因學生安全考慮,決定暫時取消與香港高校的學生交換計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日前表示,考慮到香港目前的局勢,校方讓原本將在新學期到香港參加交換計劃的學生決定是否繼續其行程,其中3名學生決定不參加交換計劃。此外,新加坡國立大學發言人指出,本月開始的新學年將有約130學生到香港參加交換計劃,有近10人決定取消交流計劃。


人力資本損失


《21世紀》:你覺得近期的社會運動對香港金融業有哪些負面影響?對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將帶來哪些深遠影響?

雷鼎鳴:毫無疑問,最近社會的暴力事件,是大半個世紀以來香港社會出現的最大?;?。現在社會沖突對金融市場的影響是慢慢陰干,而非暴風驟雨的形式。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所有的經濟活動,除了依靠法治以外,還有一些社會達成共識的行為規范,比如沒有人會阻礙地鐵車廂關門。但現在甚至有人將阻礙車廂關門合理化,將這種無賴行為黑白顛倒,這可能會刺激更多人不守規矩。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名譽受損的話,如果要重建外界對香港的信心,并非兩三年的事,需要很長的時間。一直以來,香港人被認為遵守規矩,這有助于減少不確定因素,但這種形象被破壞了,損失是難以彌補的。 

更重要的損失是人力資本。香港有全世界排名不錯的大學,也有很多公司、企業培訓人才,但是一部分年輕人放棄這些機會,有書不去讀,無心向學。他們將時間花在如何斗爭,這對社會的生產力是沒有幫助的。當社會破壞活動不斷蔓延,會影響更多的年輕人。香港一直努力在推動創意產業發展,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需要年輕人參與,全身心投入。


《21世紀》:由于內外雙重壓力影響,香港股市成交已明顯下挫,8月IPO上市的宗數亦大幅減少,社會沖突對香港經濟以及整個社會帶來哪些深遠影響?

雷鼎鳴:香港素來是全球一個重要的IPO市場,很多公司都把香港上市地位作為一種品牌的象征。但現在香港金融市場的品牌受到影響,對金融服務業一定會產生影響。股價是一個前瞻性指標,預測公司未來利潤或損失,但目前香港股市下跌還包括很多外圍的因素,包括貿易貿擦等,因此很難估算社會沖突造成的單一影響。

今天發生的騷亂,一定程度上與之前的占中有關,但經濟損失不一定馬上反應出來。整個社會的生產力受到破壞,甚至影響一代的青年。這次社會運動已經持續超過兩個多月,而且廣泛程度遠遠超過占中期間。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中間派的人士數量最多,兩端的人數較小,這樣的社會是比較穩定的。但過去兩個多月以來,社會撕裂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這對經濟沒有什么好處。

以香港科技大學為例,一直都有進行學生交換計劃,每年商學院都會派幾百個學生去世界其他國家的大學進行交換,其他大學也會派學生來科大交換。校方十分重視學生的安全問題,如果其他國家對香港的安全有擔憂,也許會暫停學生交換計劃。香港大學生絕大部分都是來自草根階層,80%人都是家族第一代大學生,因此國際視野對他們十分重要。持續的暴力活動,將會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影響海外學生來香港交換的興趣。這個學期新加坡已經提示學生考慮是否參與香港的學生交換計劃。


沖擊港元乃無稽之談


《21世紀》:有人在網上號召發起提款活動,但目前幾乎對香港的金融體系運作毫無影響。你如何看待香港金融體系以及聯系匯率制度在應對極端情況下的韌性?

雷鼎鳴:網上有人號召要將港元兌換美元,他們的目的一是沖擊聯系匯率制度,二是希望資金從港元流向美元,從而推高港元利率,以利其沽空港元或恒指的活動,但這兩個目的注定是徒勞無功的。

香港的外匯基金票據超過1萬億港元,香港銀行一旦出現流動性問題,就可以將持有的外匯基金票據及債券作為抵押品,向香港金管局以即日回購交易及貼現窗獲取即日及隔夜港元流動資金。

今月6月底,香港公眾所持有的現鈔及硬幣總共4828億港元,港幣M3(包括銀行的存款)的總量則是75367億港元。假設激進分子有能力煽動部分香港市民從銀行提走現鈔的10%,即483億港元,那么在過了一段時間后,M3也大約會下降10%。但多少人提走多少錢才會達到483億元?香港200萬個家庭,意味著有10%的住戶,即大約25萬個住戶,平均每個家庭提走19.3萬港元,才可達到這個目標。然而,假設他們3個月持有這些現鈔也是有成本的,平均利息是0.25%,總共的利息損失是3019萬元。即使貨幣量M3下跌10%,這只是回到2017年6月的水平,也不用擔心銀行體系沒有足夠的現金,只要提款總量低于外匯基金票據的總量,即1萬億港元,現有的機制可容許發行更多的貨幣來應對流動性?;?。


《21世紀》:有學者指出目前香港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可能會有人趁機沖擊香港的金融體系,對此你怎么看?

雷鼎鳴:之前媒體報道有個炒家叫Bath, 他完全不明白香港的金融制度。1997年亞洲金融?;詡?,炒家動用三、四十億港元已經可以造成亞洲金融風暴,但如果現在想要達到同樣的效果,需要動用1.8萬億港元。香港貨幣基礎的其中一個組成部分是銀行體系結余,這部分由去年2000多億港元跌至目前不到500億港元,他們因此誤以為這反映市場出現恐慌,資金大量出逃。其實這是一個誤解,雖然銀行結余下跌,但整體貨幣基礎并無太大變化。

2008年金融海嘯至今,總共有約12861億港元的外資凈流入香港,使香港市場資金大增,外匯儲備也大漲,但同時推高了香港的資產價格,因此資金流走反而對香港有利。

目前香港外匯儲備超過4000多億美元,絕大部分都是美元資產,這意味著美國只要開動印鈔機,便可換取到等值的香港資產或商品。因此如果攻擊港元,甚至把聯系匯率弄垮,并不符合美國本身的利益,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或地區重新考慮應否用美元作儲備貨幣,從而會沖擊美元的霸權地位,甚至加快美國的衰落。


《21世紀》: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并且聲稱缺一不可,對于這些訴求你怎么評價?

雷鼎鳴:他們的邏輯很有問題。這些所謂的訴求只是煽動群眾運動的階段性工具或口號,只不過是一面虛假的旗幟,用來號召其他人。他們最緊張的訴求是不起訴他們,有激進分子要求政府對他們進行特赦,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將自己凌駕于法律之上, 違反了香港的法治精神,但他們卻口口聲聲卻表示要維護法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能解決眼前的困局,比如具體調查什么問題、哪些人員可以進入調查委員會都可能產生很多紛爭。目前主要的任務就是止暴治亂,這是主要矛盾。

(編輯:張涵)

  摘自21財經